董鼎山和妻子,典型的中西文化结合家庭。妻子先他亡故,于今年5月8日去世

旅居纽约的著名作家、评论家、前纽约市立大学资深教授、《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美联社特写》、《星期六评论》、《图书馆月刊》、《美中评论》、 《新亚洲评论》、《美国侨报》、《文汇报》、《新民晚报》,及《读书》杂志专栏主笔董鼎山先生,于2015年12月19日上午,在纽约一家康复中心因心脏猝死去世,享年九十三岁。

董鼎山先生生于1922年,浙江宁波人。他从十四岁开始在报上发表文章,毕生笔耕不辍。直到逝世前几天,他还向《美国侨报》专栏总编刘倩女士,发出了他最后一期稿件。当今天该专栏刊出董先生寄出的最后一份文稿时,传来了他去世的消息。

董鼎山先生是中美文学交流杰出的使者,被誉为“美国文学大使”。早在中国改革开放先期,董鼎山先生是最早向中国介绍西方当代文学现状的学者。他在《读书》杂 志开设的《纽约通讯》专栏,成为当时中国知识界开眼看世界的重要窗口。董鼎山先生的文章极大影响了文革后成长起来的新一代知识分子,为改革开放解放思想奠 定了基础,做出了重要贡献。

董鼎山定居美国70年,尽管已是美国公民,又是一位在文化意识与感情归属上的真正中国人。他殷切厚望于祖国早 日富强统一,他始终让他在美国出生的女儿认同中国是自己的祖国。从1972年尼克松总统访华开始,他每年向中国驻加拿大使馆寄去签证申请。直到1978 年,他突然收到中国驻美联络处主任黄镇的信,同意给他去中国探亲。这次归国,他不仅探望了阔别已久的亲人,也和几十年未通音讯的文坛老友恢复了联系,开始 在刚刚问世的《读书》杂志开设《纽约通讯》专栏。

自此之后,他多次风尘仆仆回国访问讲课。他对祖国巨大变化的兴奋与欣慰,对亲朋老友的真情怀念,对文艺界新闻界乃至社会上一些不良现象的无情抨击,都体现在他浩如烟海的文字中。正如老友冯亦代所说,董鼎山“爱国之深使忧国也切,虽然针砭时弊 说出肺腑之言有时是痛苦的,但他不能缄默。”直言不讳说出自己独立的思索与见解,正是董鼎山做人的美德和文章的魅力所在。他在评论多彩纷呈的美国文学现象,作家作品的同时,也揭露了一些不为外人所知的内情。从中读者看到了一位刚正不阿、疾恶如仇的董鼎山先生。像他这样深具良知,对东西方文化均涉猎极深的 学者和作家,是不多见的。

董鼎山先生千古。

陈九(来源于陈九微信群 )

世界华文大众传播媒体协会哀悼董鼎山先生

惊闻董鼎山先生仙逝,不胜悲痛!我是1999年10月在多伦多世界华文大众传播媒体协会成立大会上认识他的,当时出席大会的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华文媒体代表近百人,他是最年长者,可以说是德高望重,学贯中西,受人尊重。记得年长者还有毛里求斯的《镜报》主笔冯云龙先生,我年居第三,还有意大利《侨报》主编王国强先生,均已六旬以上,被当时与会的年轻朋友称作四老。会议结束后我曾经去纽约看过他,相谈甚欢。他为人谦虚,待人热情,长我一轮,我尊他为先生,他视我为同辈,令我感动。他住纽约,我住华盛顿,虽同在美东地区,却很少见面。但经常可以看到他的大作于报端,篇篇珠玉,给我很多启迪。他们那一代学人如夏志清,唐德刚等人,均为海外中国文学之翘楚,现均已仙逝,令人唏嘘!斯人已去,英名长存!

《美华商报》社长、世界华文大众传播媒体协会创会副主席 周续庚悼

2015年12月21日

1998年底,我在英国莱斯特大学攻读大众传播学博士期间,从莱斯特到多伦多筹办世界华文大众传播媒体协会成立大会。我在邀请世界各地华文媒体代表同时, 也致信和电话邀请董鼎山先生,他欣然同意并专程从纽约来多伦多, 参加1999年10月11日举行的世界华文大众传播媒体协会成立大会暨走向二十一世纪的中文媒体研讨会。

董鼎山先生是一位和蔼的长者和中西文化交流的重要使者 ,曾结集出版《天下真小》、《西窗漫记》、《书、人、事》、《留美三十年》、《西边拾叶》、《美国作家与作品》、《西窗拾叶》、《第三种读书》、《纽约文化扫描》、《董鼎山文集》(二册)、《自己的视角》、《纽约客闲话》、《美国梦的另一面》等书。 他在大会中, 和媒体代表无拘无束地进行交流,  给大家留下深刻而难忘的印象 。他曾问我: 筹办协会这么大的一件事, 经费来源如何? 并且告诉我在纽约动身前,   就有纽约新闻和文学界朋友好奇地打听谁是协会和创办大会筹办人等问题, 我都一一认真而坦率地回答。当得知我是本次创会工作唯一的经济和法律责任人时, 甚表惊喜。尤其对我在海南特区新闻机构工作之余, 占特区经济改革开放之利, 而先经济自立的个人经历, 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对海南特区文化和新闻界人士”商海”弄潮感到奇妙, 对海南特区有了更深的了解和认识 。他特别强调, 他亦同时是代表他纽约新闻和文学界的朋友来见证这次大会 。 夜已经很深, 我们谈兴仍浓 。

作为协会创办人, 我对每一位创会代表和嘉宾都心存感恩之心,感谢他们不远万里前来多伦多赴会,每一位代表和嘉宾都时常在我的牵挂中!

成立大会结束不久,我从多伦多赴纽约,和原北京大学文学硕士、执教深圳大学后移居纽约的文艺评论家、协会创办副秘书长荣伟赴纽约曼哈顿上门拜访董鼎山先生, 受到他的热情接待。多伦多别后再次相聚纽约, 仿佛久别重逢, 我们继续畅谈中西方文化交流和协会发展方向,直到依依不舍地告别。董鼎山先生对协会的创办赞赏有加,对协会的发展寄予厚望 。2000年10月, 董鼎山先生再次受邀参加协会在旧金山举办的第二次年会,和新老朋友相谈甚欢。他参加协会两次年会的音容笑貌至今历历在目。后来我们也有电话和邮件联系,也曾想有空时再去纽约拜访他,荣伟兄也多次相约再去,因各种原因未能如愿,没想到2000年在旧金山的见面却成了永别!

董鼎山先生安息。

世界华文大众传播媒体协会秘书长 勾芍人叩首
2015年12月20
相关文章请见:  “谢幕”后的董鼎山